澄中的老同学们,还记得烧水的郭师吗?

 

斜辉晚影送朝阳

任立昌

9bd02b5

我是1982年后季调入澄中的,在这里已经度过了整整三十二个年头,澄城中学对于我来说有着永远挥之不去的情结。三十二年里经历了七任校长,亲历了改革开放后澄中的变迁。在即将退休之际,有幸参与《澄城中学志略》的编写,也算是为这方热土付出的最后的一点奉献。志书所提到的人士,在他们所处的那个时期对这所学校的成长与发展都做出了不同程度的贡献,但有一个人由于身份太平凡,书中找不到踪影,其实他对澄中的贡献是很大的。

这个人叫郭永堂,是个长临工,他什么时候到澄中工作,没有找到资料佐证。我到澄中工作了好几年,并不知道澄中有这个人,直到八十年代后期,师生灶移到操场东南角,才看到那个烧水工。很多人不知道他的名字,大家都称他“郭师”。郭师个子不高,有些驼背,因为成天和煤打交道,浑身上下黑乎乎。老头工作很负责,全校近两千人的饮用开水,靠他一个人供应。开水房共四口大锅(两口用于烧开水,两口用于存放开水),每天至少要烧二十锅水,劳动量可想而知。他像机器人一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没有间歇,也没有人替换,一声不吭,任劳任怨,供水从来没有错时,更没有让大家喝上生水。郭师心地善良,和大家都能合得来,他也有发脾气时候,见到有人糟蹋开水,不管是学生,还是老师,他都要与你争执一番,但这丝毫不影响大家对他的敬重,都愿意同他开玩笑。

郭师人生极为简单,他身上的奇闻轶事很少,但有一件事,至今还广为流传。文化大革命初期(1968年8月),造反派在澄中搞了个领导干部“学习班”,对这些人进行严厉批判,当时的县委书记张济伦,不忍屈辱,以死抗争,

天将明时,趁监管人员不备,跳进学校西北角水窖,好在窖中水少,当人发现后,性命还在,但是在当时那种气候下,没有人愿意下窖打捞。在窖中人命悬一线的时刻,郭师快速找来绳子,并主动下到窖底,将人绑好,窖上聚集了几个学生,才将气息奄奄的张书记吊了上来。郭师的善良和无畏保住了一条人命,在那个年代的确难能可贵。

九十年代初,学校用上了锅炉,传统烧水办法宣告结束,郭师怀旧,不愿离开水房,只身一人仍住在水房东边的小房子里。退休后,他闲不住,开始养猪,每年都有四五头猪出槽,他养的猪从来没有到市场上去卖,全部以很低的价格给了师生灶,老人家乐在其中,从来没感到吃亏。

这年(具体年份记不得)冬季,一个寒冷的晚上,悲剧发生了。郭师的住处因不明原因失火,当火势淹没了整个房子时,人们才发现,自觉扑火救人,但为时已晚,老人家告别了这个世界,告别了他生活了几十年的澄城中学。在场的人失声恸哭,老天为之动容,雪片慢慢悠悠落满大地。当为郭师送葬时,学校送了花圈,很多师生自发走在送葬队伍之中。

郭师人生平凡,但亦伟大,也许现在的澄中人并不知道他,但澄中的历史有他的身影,有他的贡献,那个时期过来的人包括教职工和学生都记着他。作为本书的主要编撰者,我觉得有责任把他的事说上几句,因为我对郭师也不是十分了解,仅此而已,算是对斯人灵魂的告慰。

在大伙的合力下《志略》即将付梓刊印,我终于松了一口气,大半年的辛苦,霎时化为愉悦,感谢叶校长的信任,感谢大家的支持和宽容,书中瑕疵甚多,实为本人能力所限,诚企读者谅解。

澄中教坛赋心彰,滋桃润李情未央;

韶华不再斯地在,斜辉晚影送朝阳。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